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特色栏目 >警示录
"套保"院长现形记
发布日期:2014-5-22 文章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 浏览次数:1135

 

 

2014年04月08日 11:21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李明新 漫画

2014年2月25日,海南省安宁医院原院长符永健涉嫌合同诈骗、受贿一案在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检方控称:“省安宁医院在履行医疗保险服务协议的过程中,采取虚构事实的手段骗取医疗保险基金人民币2414万余元;被告人符永健系省安宁医院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397万元、港币5万元、美元8000元。”

因符永健的行为构成严重违纪违法,并涉嫌犯罪,海南省纪委于2013年4月对其立案调查,于同年10月开除其党籍和公职,并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据悉,符永健在任海南省安宁医院院长之前曾当过法医、做过医师,并对海南的结核病防治和非典防控工作做出过贡献。

这样一位曾经有所作为的医生,是如何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这般田地的呢?

利令智昏 从发现漏洞到全院套保

海南省安宁医院属于精神病专科医院。精神类疾病的复发率较高,经常有患者出院后出现不适症状又返院治疗。于是,医院就让准备出院的病人先请假回家一两周,如果能适应医院外的生活就办理出院手续,不适应就继续住院。久而久之,有科室发现,可以利用这个漏洞,通过虚增“请假病人”、安排“挂床住院”的方式套取医保、增加收入。

所谓“挂床住院”,即患者办理了住院手续但实际上并未入住病房接受治疗,但却仍由国家医疗保险基金为其支付费用,这是一种典型的套取国家医疗保险基金的违法行为。

套取的医保基金并不能直接落到个人手中,为什么医护人员愿意“以身试法”呢?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方面是因为医护人员法律意识不强,并未认识到“挂床住院”问题的严重性;另一方面则是由于“挂床住院”可以增加医护人员的奖金收入。

安宁医院实行医护人员的奖金与科室收入挂钩的分配模式,科室的业务量增长,该科室医护人员的奖金也水涨船高。

2008年下半年,安宁医院开设老年科。一开始病人很少,为了多拉病人住院,增加业务量,老年科“开创”了低收押金入院、减免个人费用出院的先例。之后,他们开始弄虚作假,虚开检查项目和医嘱,大量“挂床”套取医保。“挂床”病人增多,科室医护人员的奖金收入大幅提高。这一切,其他科室都看在了眼里。

院长符永健得知此情况后,不但没有制止,反而多次在医院会议上表扬老年科“肯动脑筋、有开拓精神”,并要求各科室想方设法多收病人、提高收入。在得到院长的纵容和支持后,医院各科室、各部门开始相互配合,利用该院8个科室1800多名参保患者的资料,虚开诊疗处方,伪造住院病历,虚构诊疗费向社保机构申请报销。“挂床住院”成为整个安宁医院心照不宣的“创收方式”。

据一位护士介绍,那段时间给病人办理住院手续时只要说“这是请假病人”,大家就心照不宣了:这类病人不用交住院押金,也根本不用住院。

2009年至2012年,这是安宁医院“发展”最快的几年。同样,也是该院“挂床住院”现象最为严重的几年。

不知悔改 直至案发才“刹车”喊停

据海南省社保局有关负责人称,省级公立医院从上到下如此大规模地套取国家医保基金,在海南省还是第一例。

2009年至2012年,安宁医院“挂床住院”进入了失控状态。某科室实有病床86张,2011年登记的住院病人数最高达到225人,是病床数的2.6倍。

“挂床病人”越来越多,其漏洞也越来越多。据海南省纪委的办案人员介绍,他们在调查中发现:一些伪造的病历材料,不仅出现多个雷同病历,甚至不同患者检查项目的化验单数据竟然完全相同!这是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情况。

安宁医院其他领导,医教科、医保办等部门的负责人多次向符永健提出“挂床住院”有违规违法问题,但都没有引起符永健的重视。他甚至公开宣称:“医保的钱又没到我自己的口袋里,不会出事的。”

2010年至2012年初,海南省社保局和海口市社保局在检查中均发现安宁医院申报的医保资金存在问题,并做出“扣费、暂停申报医保资金”等处理,要求医院进行整改。然而符永健在明知医院在医疗报销中存在问题的情况下,依旧我行我素,继续安排、纵容医院骗取医保基金。为了应付检查,他还要求医院各科室在社保部门检查时要通知“请假病人”回医院。

2012年下半年,海南省纪委陆续接到群众举报“安宁医院套取医保基金”的问题。2013年2月,省纪委委托海南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对这一问题进行专项审计,审计结果表明,“该院2009年至2012年间,虚列住院病人2962人次,套取医保资金2414万余元”。

事已至此,符永健才察觉不妙,开始对套取医保的行为喊停。

以权谋利 一旦伸手贪欲无法遏止

果真像符永健所说的“不会出事”吗?在海南省纪委办案人员的调查中,符永健贪婪的面目逐渐显露出来……

在调查套取医保基金的同时,办案人员发现:符永健一方面打着“为了医院发展”的口号纵容套取医保,另一方面利用医院的发展,在工程建设、医疗器械及药品采购中大肆收受贿赂。

据安宁医院一些医护人员反映,符永健很多时候都在咖啡厅、茶馆里“办公”,和他在一起的则是建筑商、药品供应商和医疗器械供应商们。

符永健供认,他收取的贿赂,绝大多数都是在和企业老板一起喝茶时“笑纳”的。

这些企业老板给符永健送钱的目的,一是想从医院拿到更多的项目,二是为了让医院及时支付项目款项。

在同安宁医院合作的药品供应商那里,记者了解到:医院通过招投标采购系统选定厂商后,货款一般会分次支付,每次支付的金额和时间,都掌握在院长符永健一人手中。如果不“讨好”符永健,货款就有可能“不好讨”了。

海南某装饰工程有限公司长期在安宁医院承接一些小工程。符永健任院长没多久,便和该公司负责人冯某某往来频繁。2007年至2012年间,该公司在安宁医院先后共承接了1000余万元的工程项目,每当医院支付完工程款之后,冯某某都会送钱给符永健,每次1万元至5万元不等,以感谢符永健在项目上的照顾和及时批准支付工程款。几年来,符永健先后23次收下冯某某送去的现金57万元。

符永健自己列有一张“欠款单”,上面写着医院对各公司欠款,应该支付多少项目款,企业该给他多少回扣……这一切,他都了然于心。每当快到结算时间,有企业老板打电话约他喝茶时,他就明白是送钱来了。

2011年6月,海南某科技有限公司通过招投标与安宁医院签订了50万元的医疗器械购买合同。可发货后都过了半年时间,医院一直未付项目余款,公司总经理韩某某十分着急,多次向符永健催款,但都被符以各种理由敷衍。眼看要到年底了,韩某某不得已设饭局,约符永健谈付款事情。符永健照旧表示韩某某做得不好,项目余款要等等再说。韩某某明白话中玄机,于是再次请符永健喝茶,并将8万元现金放在符的车厢内。十天后,韩某某就收到安宁医院转来的全部应付余款。

湖南某药业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业务代表黄某告诉记者,如果想继续把产品卖给安宁医院,逢年过节必须给符院长送“红包”。借着端午节、中秋节等节日的机会向符永健表达谢意,这已成为“潜规则”,一般上半年一次,下半年一次,每次几万元,如果不送,很可能就会被其他公司给挤出去。2007年至2012年,黄某为了在安宁医院药品采购项目中得到符永健的关照,先后分9次送给符永健共计人民币60万元。

2013年,在被海南省纪委立案调查后,符永健在忏悔书中写道:“刚开始时,别说是收受‘红包’和回扣,就连药品、设备供应商请客吃饭我都坚决拒绝,但随着业务往来增多,心中的弦放松了,情面放不下了,思想也就把持不住了,渐渐地从接受请客、礼品到接受‘红包’、回扣也就顺其自然了,而且深陷其中……经组织谈话后,我恍然大悟,深刻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是非常严重、不可饶恕的,感到非常后悔和痛心,也觉得非常可耻,愧对党组织的多年培养,更无颜面对信任自己的同事。”(记者 姚嘉 李红山 通讯员 李文君)

法纪视角

以案为鉴 狠刹不正之风

通过对海南省安宁医院原院长符永健的查处,海南省纪委、监察厅深挖细查、连续查办了几起医疗卫生系统违纪违法案件,在全省医疗卫生系统产生极大的影响和震慑。

海南省安宁医院8个临床科室、门诊部、医保办以及财务科等部门相互配合套取医保资金,大量收治挂床住院病人,形成一个利益链条,套取医保资金,问题性质恶劣、后果严重。他们打着促进医院发展的旗号套取医保资金,干的却是合同诈骗的犯罪活动。符永健支持医院套取医保资金,其行为不仅违反了党纪国法,而且给医院造成了十分恶劣的影响,也给自己和家庭带来了严重后果。

办案人员在调查中发现,医疗购销领域收受“红包”、商业回扣等现象呈普遍化、持续化、链条化的趋势。药品、医疗器械、耗材供应商给医院和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人员商业回扣的行为已经成为一种行业“潜规则”。这一现象导致一查就是窝案串案,查处一个院长能带出一批老板,查处一个老板又带出一批院长和医务人员。药品、耗材以及医疗器械采购的重要环节成为腐败问题易发多发的领域,在这些环节中具有话语权的相关人员成为供应商的主要“公关”对象。海南省安宁医院采购不公开,一把手权力过于集中,导致符永健有机可乘,和供应商结成利益同盟,进行权钱交易。

分析案件发生的原因,主观上是因为一些医护人员人生观和价值观扭曲,职业道德滑坡,在当前绩效考评机制和人事薪酬制度下,觉得收入与付出不成正比导致心理失衡,藐视党纪国法;客观上则是因为体制机制不健全,权力运行缺乏有效制约,执纪执法不力,导致腐败滋生。

符永健案给我们的启示是深刻的,必须加强对医疗卫生从业人员的教育,通过以案说法开展警示教育,树立良好的医德医风,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道德防线,自觉抵制不正之风的侵蚀。针对容易产生腐败的重点环节、岗位,要进一步加强监督管理,建立健全规章制度和有效预防腐败的机制,切实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推动医疗卫生事业更加健康有序发展。